時論廣場》獨立三十週年 成民族自決反指標?(嚴震生)

時論廣場》獨立三十週年 成民族自決反指標?(嚴震生)

中厄建交30週年大陸總理李強與厄利垂亞總統阿夫瓦基會面。(美聯社)

聿辰 小說

非洲東北地區濱臨紅海、位於非洲之角的厄利垂亞在5月下旬慶祝建國30週年,但從各項指標來看,它都屬於後半段的後半段國家,更嚴重地問題是開國英雄阿夫瓦基(Isaias Afwerki)仍然在位,這位獨裁統治者至今未舉行過民主選舉,合法政黨僅有執政的人民民主與正義陣線(People’s Front for Democracy and Justice,PFD)。在兩次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及制裁方案的聯合國決議案中,厄利垂亞並未如部分國家選擇棄權,而是非洲唯一投下反對票的國家,可以說是長期站在自由民主價值的對立面,因此雖然它脫離衣索比亞完成獨立,但從各項發展來看,它人民的生活比衣索比亞要差,更長期遭到迫害。

厄利垂亞在19世紀末期成爲義大利的殖民地,二戰尚未結束,義大利一路敗退,厄利垂亞在1941年成爲英國的保護國。11年後,它決定以聯邦成員國的身分加入衣索比亞,但後者卻將其吞併,成爲該國的一省,也引發厄利垂亞在1960年代初期展開獨立戰爭,並在1993年成功脫離衣索比亞獨立建國。雖然後者接受這項決定,但它也因此失去了海岸線,成爲內陸國家,讓兩國因邊界問題持續發生衝突,直到阿比(Abiy Ahmed)成爲衣索比亞總理後,兩國才簽署和平協議。

如果我們查看所有與政治相關的國際指標,就可判定厄利垂亞絕對不是一個有光彩的國家。在歷史最悠久的自由之家分類中,厄利垂亞在政治權利及公民自由兩項,都是最不自由的7分,在194個調查國家中排名全球倒數第二,僅優於敘利亞;在無國界記者組織所做的新聞自由指標方面,它在全球178個國家中,排名倒數第五;《經濟學人》的民主指標,厄利垂亞在167個調查對象中,排名152名;在傳統基金會176個國家的經濟自由指標中,它的經濟自由度世界排名倒數第六;國際透明組織貪腐指標的180個國家調查中,厄利垂亞排名第162,剛好不在最後的10%;在和平基金會的脆弱指標中,專制的厄利垂亞在179個受調查國家中,排名第19,可見政治上也不穩定;僅針對非洲地區54個國家治理情形所做的指標,厄利垂亞排名倒數第3,僅優於長期動亂的剛果民主共和國及無政府狀態的索馬利亞。這些負面的數據,讓厄利垂亞被稱爲非洲的北韓。

阿夫瓦基統治下的厄利垂亞沒有國會及公民團體,也缺乏獨立的司法及媒體,且人權問題相當嚴重,特別是宗教的迫害及專斷的逮捕,對異議份子的刑求或是造成後者的無故失蹤,早已是國際人權團體強烈批判的對象。這些政府作爲迫使許多厄利垂亞人民出走,遠離家鄉,成爲難民,根據聯合國的統計,該國約有10%的人口已成爲國際難民,少數幸運者得以在歐美國家安置,部分則到了鄰近的衣索比亞、烏干達、或是目前正處於內戰狀況的蘇丹,但也有許多在地中海偷渡到歐洲時,成爲船難的亡魂。美國總統川普曾對部分中東及非洲國家下達旅遊禁令,厄利垂亞就是目標之一。

西方國家的不友善及批判態度,自然而然地就將厄利垂亞推向俄羅斯與中國的一邊。今年初俄羅斯外長拉夫洛夫出訪非洲時,特別將厄利垂亞納入行程中,不僅彰顯兩國關係密切,同時也表達對該國在俄烏戰爭中支持莫斯科的立場表達感激。此外,阿夫瓦基在獨立30週年前夕出訪北京,獲得習近平接待,後者表示兩國建交30年以來,始終相互信任、相互支持、相互支持,面對當前充滿不穩定性、不確定性的國際形勢,發展好中厄關係不僅符合兩國共同和長遠利益,也對維護區域和平及國際公平正義具有重要意義。或許就因爲有莫斯科及北京的撐腰,阿夫瓦基才能肆無忌憚地實行高壓統治,讓這個非洲的北韓成爲民族自決的反指標。

交部行人事故热点闹乌龙 基市府:友善行人政策立大功

(作者爲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)

年初 小说

和硕董事长童子贤分享经验 抢攻美妆保养品2000亿商机

2024台灣溫泉大集合!超過20個溫泉勝地、住宿湯屋,泡湯旅遊一次滿足